澳洲幸运10微信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学习方法 > 复习考试 > >

考前直播复习全程 学习OR作秀?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学习直播,这种从国外兴起、2016年前后传入国内的直播形式在多个视频、直播平台上很受欢迎。今年5月,B站董事长陈睿曾公开披露:“今年以来有2027万人在B站学习,用户在B站直播学习时长突破200万小时。”而在短视频平台抖音,以“study account”为主题的学习打卡视频播放量达到14.2亿。与此同时,“直播学习容易分心”、“作秀”、“假装学习”的质疑也纷至沓来。在这个庞大的学习直播群体内,究竟是什么人乐于在镜头前展现学习过程?学习直播又给镜头前后的人们带来了什么?

  兴起:

  学习直播、线上打卡成热潮

  大学毕业后短暂工作了一段时间,李明佳选择辞职考研。为了让自己短期内强制性进入紧张的备考,已经习惯工作状态的李明佳想了很多办法。某日在浏览视频网站时,她发现,有人正在直播自己看书、复习的过程。李明佳觉得值得一试,用手机试着拍摄直播了一周后,她觉得效果还不错,便换成电脑直播,稳定地坚持了下来。

  “刚开始直播那几天,个人觉得是影响学习的。”李明佳坦言,最初很好奇大家在弹幕里的讨论,如何看待自己等。“几天后彻底习惯了直播学习的模式,就不会再关注这些。”李明佳形容,就像是到了一个新的班集体,开头几天总会不自觉地关注周边的氛围,但是“熟了”以后就会放松,从容地做自己的事。

  在摄像头下学习是一种什么体验?“直播可以强制提醒,促使部分学生不拖延,按计划学习。”李明佳告诉南都记者,学习状态一般时,有的学生只要开始放松,经常出现一摸手机就天昏地暗,准备午睡半小时就起床学习,一不注意就休息了两个小时等情况,她自己也是如此。

  “所以要开着直播,让观众鼓励和监督我。”李明佳说,那是一种无形的压力。每当特别疲倦、学不下去的时候,抬头看一眼观看人数,她发现,还有很多人正在和她一起默默学习,自己便也想坚持下去。“镜头的作用一开始只是让人强制性地坐在桌前,时间长了,我已经可以风雨不动地坚持从早到晚地学习,这对以前的我来说很难想象。”

  正在备考中国传媒大学的主播镝子告诉南都记者,其2017年大学毕业,今年6月开始准备考研。由于已经脱离学习环境很长时间,她一度对如何学习感到迷惘。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发现很多考生在网上直播学习,不仅有考研的学生,还有的考博、考托福雅思等。“感觉像回到了高中大学,有一个同桌,陪你一起学习,一起进步,这种良好的学习氛围,让我很受鼓舞。”

  直播:

  每天10多个小时,打造“线上自习室”

  早上6点半,准备第二次考研的主播阿雯打开摄像头,一天的学习直播就此开始。阿雯每天的学习时间大概在13个小时,一周休息半天,直播时间则更长,从6时30分一直到23时左右。“到了吃饭时间或者临时有事需要走开,我会在屏幕中打字幕说明情况。因为频繁操作很麻烦,所以不关直播。”

  阿雯的直播间页面左侧,罗列着主播的学习时间、休息时间、考研专业等,右侧则列举了今日的学习任务,包括刷题、背书等多达10项,每完成一项便在前面打钩。

  大多数的学习直播间都与之类似。几乎全程静音,主播很少说话和观众互动。作业、复习资料、计时器成了标配,主播从不露脸,往往只是坐在书桌前自顾自地学习。

  另一种颇受追捧的方式是学习打卡视频。网络平台上,“study with me”“study account”等视频主题下,聚集了大量学习主播。打开一个时长几十秒、点赞数达到32.2万的视频,记者注意到,这段视频用延时摄影的方式,记录了一段晚间学习英语的过程,视频中主播不断查询单词、答题等,并配有励志字幕。南都记者注意到,这名主播在简介中自称生于2005年,目前初二,正在为中考做准备。

  “想靠学播赚钱,或者走红的,劝你别来。”阿雯告诉记者,直播过程中,在镜头面前有没有学习,观众一眼就看得出来。一开始她尝试的是拍摄学习视频。“短视频的形式可以留下长久的影像,对主播来说是一种纪念,其他小伙伴在厌学的时候也可以随时拿出来看看。”但阿雯也表示,制作学习视频需要剪辑、上传等,会占用一定时间,“容易分心”。

  李明佳并不支持正在备考的学习主播每天频繁地发动态、视频,以及与观众互动。“这样真的耽误学习,甚至容易让人忘记自己的根本目的是考上研究生,而不是让观众喜欢自己。”

  记者了解到,还有一些人会在考研、考学成功之后,制作学习短视频分享学习生活、学习经验等,也很受欢迎。一位自称“英国剑桥大学经济系学霸”的主播,时常拍摄和分享大学生活短视频,2018年6月,她一条展现自己24小时学习过程的“study with me”视频,播放量高达94.1万。

  “云同桌”:

  备考网友互相陪读打造学习氛围

  “考研是一个长期的备考过程,心理和情绪上容易有起伏,而直播会让我拥有一批‘云同桌’可以交流学习心得、缓解备考情绪,并且有一个可以迅速分享和获得考研咨询的‘云班级’。”李明佳告诉南都记者。“我心理压力很大的时候,‘同学’都会给我鼓励,让我调整好心态,继续努力。”

  休息时间,和“云同桌”们的交流令很多学习主播印象深刻。主播阿雯给自己定的学习计划中,休息日会比平时提早下播。有一天快要下播了,她发现飘来一条弹幕:“你不要走啊,没有你的晚上我要怎样度过。”

  “有的小伙伴会发私信和我分享学习心路历程,让我知道我直播学习的过程也对其他人产生了积极影响,这个时候我就特别感动,很开心,也能更加努力地去学习。”主播镝子告诉南都记者,还有一些考研已成功上岸或正在上岸路上的网友不时会与她分享学习经验、学习资源,这些都让她觉得是在互相打气。

  随着2019年考研日期的临近,很多学习主播在其直播页面中都打出了“弹幕已关”“考试结束前暂不回复”的提醒。一名主播表示,学习时间紧迫,希望能在既定的学习直播时间内完成相应的任务,等到下播后或者休息日再和网友交流。

  质疑:

  作秀、假装学习等负面评价多

  学习直播兴起的另一面,质疑也如影随形。“一进直播间,就有人说,一边学习一边直播怎么可能考得上?”阿雯表示,看到这些恶评,就要不忘初心,想想自己当初为什么开学播吧。

  “祝你考不上”“明年再来一年”“假装学习,直播作秀”……学习主播镝子也曾经受到负面评价。进入考研冲刺倒计时,为了避免再受到这类负面因素的影响,镝子选择关闭私信和评论。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