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幸运10微信群

当前位置:主页首页 > 考试 > 公务员 > 公职考试 > 政法干警 > 民法知识 > >

中国步入“民法典时代”

来源::网络整理 | 作者:管理员 | 本文已影响

 中国步入“民法典时代”

    627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举行第一次全体会议。受委员长会议委托,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李适时在会上作关于民法总则草案的说明。摄影/李杰

    近日,备受关注的民法总则草案首次提交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审议,预示着中国法治史上的里程碑之作——“民法典”的编纂工作正式拉开帷幕。

    在庞大纷繁的法律体系中,民法与民众的联系最为密切,渗透到了社会生活、经济生活的每个角落,个人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和企业的生产经营等,无不受到民法调整。

    可以说,“民法被称为社会生活的百科全书,民法典是民族精神、时代精神的立法表达。”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李适时在作关于民法总则草案的说明时表示,编纂民法典不仅是实现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大举措,也是维护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客观需要,还是形成完备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体系的必然要求。

    制定民法典,是几代法律人的期盼。我国分别在20世纪50年代、60年代、70年代末80年代初,以及2002年启动过民法典的立法工作,均因条件不成熟,而中途搁置。

    据了解,本次将民法总则草案提请审议是我国民法典编纂的第一步,下一步还将编纂民法典各分编。2020年,我国有望出台一部内容协调一致、结构严谨科学的民法典。

对百姓来讲,民法典就是权利的宣言书

    民法总则立法的背后,源于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作出的关于“编纂民法典”的伟大决定。

    “四中全会的决定几乎没有提到其他法律,单单提出了要求‘编纂民法典’这个任务。可以说,编纂民法典现在的条件是最好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法律委主任委员乔晓阳在审议时表示,经过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发展,我国民事领域的单行法已经纷纷出台,为一部成熟的民法典的出台创造了条件。

    李适时也指出,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体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进程中,党中央提出编纂民法典,意义重大。

    在许多立法界、法学界专业人士眼中,民法典在我国法律体系中的地位仅次于宪法,是一个国家真正走向法治的标志。乔晓阳说,如果我们说宪法重在限制公权力,那么民法典就重在保护私权利,对老百姓来讲,它是百姓权利的宣言书或权利的保障书,所以民法也被称为“人法”。“大陆法系的国家都以能不能制定一部民法典来衡量这个国家法治成熟的程度。”

    从民法的源流来看,“民法”一词最早来自罗马法中的市民法,属于私法的范畴,“这意味着,当被宣布为私领域的时候,公权力不得介入。”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全国人大法律委副主任委员徐显明看来,这是一个重大的法治原则,即“公权力范围内的事情,靠宪法来调整;民事法律领域里面的事务,公权力被排除在外,否则就不是法治状态。”徐显明认为,民法是真正的法治社会的基础。“有了民法典,我们就可以把法治建设的短板补上去。”

几经波折的法典化之路

    然而,中国民法典的编纂之路并非一帆风顺。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曾四次启动民法典的立法工作,都因条件尚未具备,而未获成功。

    一些历史见证人和法律专业人士的讲述,向我们还原了中国这段独特的民法典立法之路。

    1954年,伴随着新中国第一部宪法“五四宪法”的诞生,全社会掀起了社会主义法制建设的高潮,全国人大常委会开始组织力量起草民法典。但这之后,立法活动却因为“反右”运动而不得不被中止。1962年,民法典的起草工作再次被提上议程。19647月,民法草案“试拟稿”出炉,但遇到了“文革”,立法工作再度被搁置。

    谈到这两次立法,乔晓阳坦言,当时正处于计划经济时期,对于民法这样一部市场经济的法律来讲,其实并不具备制定的条件。

    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拨乱反正之后,起草民法典的工作第三次被提上立法日程。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于1979年专门成立了民法起草小组,由各相关部门和高校民法学专家组成,杨秀峰同志任组长,陶希晋同志任副组长。

    当时,著名民法学家、西南政法大学资深教授金平被任命为“民法起草小组所有权分组”的负责人。据他回忆,“经过大家十个月的辛勤工作,在19808月草拟出了一个民法草案‘试拟稿’。在广泛征求意见之后,又修改了三次,到19825月形成了民法草案的第四稿。”


分享到: 更多

随机阅读TODAY'S FOCUS